首页 > 理论探讨

对校园欺凌事件频发的思考和建议

  据省民盟反映:最近,中关村二小学生涉嫌“欺凌”事件引爆网络,事件的持续发酵无疑让“校园欺凌”一词再次触动了公众敏感的神经。校园欺凌为何愈演愈烈?怎样遏制这种恶劣行为、还校园一方净土?已成公众十分关注的热点问题。

  校园欺凌,是指在校学生或校外人员运用各种手段对被欺凌的对象进行重复的身体、心理伤害的行为。专家认为,同学纠纷、校园欺凌、校园暴力三者是渐进的过程,校园欺凌明显的特征是:主体上的群体互动性、手段的日益复杂性、出现频率的高发性、发生的空间隐蔽性、实施阶段的渐进性。

  一、校园欺凌带来严重的危害

  一是严重影响学校的正常教学工作和德育活动,干扰学生的正常学习和生活。

  二是影响父母与子女间和睦的家庭关系,并且以暴制暴的情绪容易给社会带来巨大危害。

  三是影响到未成年人形成健全的人格。受害者往往会消极自我认知,缺乏自信,自我评价比同龄人逐渐偏低。这种自信心、自尊心的影响有时会伴随一生,严重的会产生自杀和报复社会的倾向。

  四是施暴者有盲目的优越感,脾气越来越暴躁,严重的会造成心理扭曲、变态,导致成年后的不良心理状态,甚至会诱发犯罪。

  校园欺凌是全世界都面临的顽疾,在很多国家都发生过触目惊心的案例,各国政府不得不严肃面对校园欺凌问题。不少国家多措并举,进行了解决校园欺凌问题的探索和实践,如美国联邦政府出台了《学校安全法》,各州制定了严苛的《反欺凌法》,取得了一些成果,可资我们借鉴。

  二、校园欺凌现象原因分析

  第一,校园欺凌与未成年人的身心发展水平与特点密切相关。最高法关于校园暴力刑事案件的统计报告显示,从涉案阶段看,小学生占2.52%,初中生占33.96%,高中生占22.64%。青春期的未成年人由于生理发育等客观原因,攻击性较强,冲突事件的引发多是基于情绪而非基于利益。加之青春期的未成年人没有形成足够的同情心和控制力,因此校园欺凌事件频繁发生。

  第二,家庭教育缺失。许多家庭的教育观念扭曲,家长宁愿自己的孩子打伤别人去掏医药费用也不委屈自家孩子。不少单亲家庭的家长在子女教育上的严重缺位,造成单亲子女参与校园欺凌事件的比例比普通家庭高。农村留守儿童或在大中城市里的流动儿童等群体更容易成为校园欺凌和暴力的对象。

  第三,学校教育的无奈。部分家长对待校园欺凌事件经常采取得理不饶人的过度维权,学校和教师慑于各方压力或出于自我保护的需要不敢管不愿管,只能消极应对,对肇事学生不予处罚。学校教育的无奈,助长了施暴学生的胆大妄为。

  第四,社会环境不佳。进入网络时代,信息量大,电影电视、网络媒体渲染暴力,加之现在孩子成熟早,思维意识成熟度升高、心智水平发展快,容易受到不良社会环境的影响。

  第五,国家法制建设的相对滞后。目前仅靠《中小学生守则》、《中小学校安全条例》、《关于加强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的若干意见》等几部规章制度的相关条款,解决此类校园欺凌事件往往力不从心。而《未成年人保护法》过于强调保护未成年人的权利,却淡化了未成年人的责任义务和违法处罚,纵容了青少年违法犯罪。《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惩罚年龄规定与现实青少年身心发展状况已经脱节,16岁)的刑责年龄明显偏高,急需修改。

  三、相关建议

  基于上述分析,我们认为预防和解决校园欺凌并非仅仅是依靠学校的教育,更需要强化家庭教育责任,加强法律监管和制度惩戒,政府部门完善预防和干预机制,全社会齐抓共管,形成合力,才能得到根治。中小学校要把生命教育和反暴教育纳入到学校的教育体系,家庭和社区要对构成校园暴力行为的人员采取矫正、感化、医疗等方式,改善其行为,预防犯罪。国家层面要及时搞好顶层设计,尽快出台《学校安全法》和《反欺凌法》,完善校园暴力方面的立法和执法,明确校园欺凌的界定标准、责任主体和追究赔偿责任,建立以道德为支撑、法律为保障的校园欺凌治理体系,还校园一方净土,回应社会关切,构建和谐社会。

  (省政协办公厅)

责任编辑:韩安然